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30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清冷的早晨,路邊經常有餛飩攤子。全部家當包括,一個帶輪子的小平車,做成一個呈方形的案子,一頭嵌著鍋灶,一頭放著碗勺調料以及包好的餛飩,就近再放幾個小條桌和馬扎子。掌櫃通常是夫妻兩個,一個掌鍋,一個打下手。 一掀鍋蓋,隨著蒸騰的熱氣飄散出陣陣誘人的香味。老闆一邊敞鍋蓋添點涼水,澆一下沸騰起來的滾頭,一邊麻利地從案子下擱板裡拿出一撂碗,一擺溜放好,逐個蒙上一層保鮮袋,捏入一撮香菜、紫菜,蝦皮子,搾菜沫,勺入半碗大骨湯。再一次敞開鍋蓋,就用笊籬撈出煮好的餛飩,每個碗裡舀上幾個,勺上三兩勺,最後一勺再勻一下。五六個碗都裝得滿滿的了,汪汪晃晃的湯裡浮著薄得看得出餡來的餛飩,讓人擔心沒法端起來。還有最後上桌前的一道工序,老闆順手抓過一個香油瓶子,並不開蓋子,一下了倒過來,照著每個碗虛點兩下,動作快得一眨眼工夫。每個碗裡再放上一個湯匙。好了,餛飩來嘍— 雖然煮一鍋餛飩的時間不過五六分鐘,那些坐著等吃餛飩的,飢腸早被折磨得不行。餛飩一上桌,性急的抓起匙子舀一個先扔進嘴裡,先解解饞。但是很快發現,餛飩在他嘴裡顛來倒去,並沒有順利地嚥下去。餛飩放左邊不是,放右邊也不是,嘴巴痛苦不堪地扭來扭去。餛飩太燙,不捨得吐出來,又沒法嚥下去。--最後嘴裡燙起了燎泡,眼淚都燙出來了。 斯文點的,用匙子撩拉數下,並很細心地調入醋、胡椒粉或者辣椒油,等溫度差不多了,再慢慢享用。 飯量小的,要一個小碗,三塊的,也就飽子。飯量大的,除了要個大碗,五塊的,還要再來一隻硬面火燒。哧哧溜溜地喝餛飩,卡吃卡吃地咬火燒,一會兒腦瓜門子上就涔出亮晶晶的汗了。火燒吃完了,餛飩喝得點水不剩,脊樑上也汗潤潤的,週身也暖和起來了。 仔細觀察餛飩攤的那只香油瓶,蓋子居然沒打開,只在正中鑽一個火柴桿粗細的小孔,老闆拿瓶子星星點點地那麼一虛應,燙面上也有幾滴清楚可數的油水,所以很長時間頗怪老闆的吝嗇。 直到有一回,我趁老闆不注意,自己搶過瓶子,使勁地抖擻了數下,很解氣地說,別不割捨的,多放點香油提提味。 老闆阻攔不迭地說,嗐!不能放多,放多就不香了。我開始不相信,細細一嘗,果然濃得蜜懷懷的,不是正味,那些豬肉的香味,大蔥沫的辛辣味,蝦皮的海鮮味,甚至骨頭老湯的香味,都掩蓋得無影無蹤了。我這才服了,原來這餛飩搭配也講究君臣佐使,學問大著呢。 文章來源:妖精寶寶 |穿青族女子 笑楚 | 潘昕的部落格 |於正 魚嗜水之歡 | Editor's Blog |愛是辣舞 | 非主流尚品 |二道茶飄香 | 中央大道 |一名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