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9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2 Reads)
微涼,秋天的出場,飄進淋漓的細雨,介於雲霧的渺茫,落在我柔軟的心上,等你揮別的霓裳裹住最後的夕陽,暗夜裡是不是就有了幸福的光亮,就能夠悄然的溫潤世間那些癡怨的眼眶? 多少春草新鮮,多少夏花絢爛,寧靜的原野裡還有沒有果香滿地的清淡,當一望秋色瀰漫? 風從雙肩掠過,不經意的最是季節的流轉,最是夢裡的呢喃,最是顧盼的眼。 那些被歲月吹落的葉片,脈絡分明依然,誰都知道其實與樹的依偎那麼短暫,誰又看見它們擁抱時驕傲的心,是不是襯著幸福的笑顏?可是我寧願相信,化作春泥的瞬間,一定留下了永恆的愛憐和眷戀,像極了你深情凝望的眼,那裡一半是火山一半是清泉。如果進退已是兩難,我傻傻的想就這樣安靜的恬然,把時間留住,讓果實熟透,任歲月荏苒,不管雲有多淡天有多藍。 人在旅途,難免訣別的酸楚,蕭索枝頭,有南來的燕北去的河流。我知道手心緊握的一定是誰真實的溫柔,蜿蜒在我孤獨的旅途,再遠再苦,也不會在季節的末梢輕輕地溜走。愛,原本就義無返顧,不管背後是不是已經壁壘的沙丘。 別管秋天回不回來,我都義無反顧的細數萬家燈火裡那些樓台,會不會也裝著我的期待,會不會也和著我的表白,你來去匆匆的行囊裡會不會滿滿的都是愛?每一葉落在頭頂的花瓣,每一縷散在霧裡的炊煙,都印上了幸福的色彩。千山萬水之外,風景老去泥土老去我卻還在。 其實只要自己有心,歲月的流轉又能帶走什麼,我就在你動聽的歌裡入夢,短暫的別離或能增添更深的炙熱。回憶沉澱了,幸福便有了寄托;寂寞熬過了,心靈便少了迷惑;秋天遠去了,我們便多了豐碩的收穫…… 歲月的流轉,流走的是心酸,轉開的是睏倦;歲月的流轉,流不斷的是思念的纏綿,轉不過的是真愛的諾言。 歲月的流轉,溫暖或者嚴寒,都逃不過永遠;歲月的流轉,恨的荒原還是愛的花園,終放不下羈絆。 歲月的流轉,日日夜夜,因了春暖花開的期盼;歲月的流轉,歲歲年年,唯有葉落歸根的信念……

| 4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3 Reads)
家鄉的村莊永遠是我頭上的那片天,是讓我靈魂可以停靠一生的港灣。 ——題記 居住在故鄉琿春朝鮮族村莊的那些日子,我常常會為一抹晚霞而走進山林,希望伸出的手臂能夠綰住一些落日的光線,將一枚枚葉子串起,以心的形狀,掛在林梢,來銘記又一個行將消失的日子,還有一些色彩,一些味道,一些人或事。 我喜歡太陽沒近西林時的色彩,或殷紅,或淺粉,或橘黃,或微紫,或綺麗,或淡雅,或濃烈,或模糊。它們瀰散在村莊的上空,讓我偎在一份恬靜裡,去咀嚼一種只屬於村莊的溫馨和浪漫。 行走在這樣的色彩中,我不由地想起那些清純如詩的歲月,想起林梢裊裊的炊煙,河邊啃草的老牛,結伴歸巢的鳥雀,泛著星光的童話,哼著夜曲的流螢、溢著稻香的蛙鳴,甚至一些非常微小的生命。它們單純地生活在村莊的某個地方,用各自不同的方式和諧地展示著黃昏的色彩,村莊也因了這些生命的存在而顯得更加寧靜而祥和。 其實,對於一座古老的朝鮮族村莊,不只是黃昏的顏色使它別具特色,每一個不同的季節,不同的時間,村莊都會用一種獨特的色彩展示生命的不同風采。春天的柳綠,夏日的荷紅,秋天的霜翠,冬日的雪白,這些都是讓村莊永葆活力的色彩,它們生長在村莊的故事裡,渲染著村莊的喜怒哀樂,讓村莊裡的一切生命,都以一種既獨立又和諧的方式,展現出奇異的風情。 村莊古老的風味,常常使得清溪小塘,紅花翠柳,轆轤井台,舊宇新簷等,都成為寫意的對象,用簡單的圖案勾勒出古樸的輪廓,在蒼涼的畫面上記錄下村莊在某一個特定時候的情景。而一聲隔牆扔過來的笑語,一句簡單得不能再簡單的問候,一張憨厚質樸的笑臉,一雙浸潤著真誠的眼睛,則又以一種最純真的語言書寫著村莊淳樸的性情,將一些厚重的情感,摻著泥土的香味,刻進村莊的生命。 村莊也常常將一些新鮮的生命,掛在高高的樹枝上,如飄在空中的風箏,引領我伸長脖子不住地張望山外。那時,從山外傳來的一些聲音,不止一次地敲打著我的心房,燃起我一次次嚮往的火焰,於是,我決定離開這個用犁鏵和鋤頭耕耘生活的村莊,試圖在那鱗次櫛比的樓群裡找到一片精彩的天空。因此,那天,我把最後一行詩歌埋進田埂,吃完母親早起做好的米粥,然後背起一家人的自豪和希望,依次踏過平原、山岡,直至消失在山的另一邊。而離開村莊在外學習、工作後,我才知道,外面的世界雖然很精彩,卻終不如村莊的味道甜美,不如村莊的色彩純潔,不如村莊的情感真誠,不如村莊的生命更富有質感。 也許緣於村莊情結,常讓我不住地懷念村莊的夜晚。因此,當我今年春節用了一個假期的時間,在村莊裡尋找失落的一些記憶時,我發現月亮是行走在村莊上空的燈籠,在暮色四合時,它悄悄地爬上樹梢,為遠行的人點亮一盞歸來的燈,讓白天裡四處飛翔的心,找到一個溫暖的歸巢。而那些與憂鬱有關的人或物,都會變成月光下美麗的影子,成為一段故事隨著歲月溜走。 行走在朝鮮族村莊裡,我會看見內心平靜的歲月,那些升騰的火焰,被激情一絲絲助長;那些靈活的聲音,一次次被深情、溫柔的手撫摸著;那開了又闔,闔了又開的心門,在白天與黑夜之間徘徊,一次次流連。而這一切溫馨的記憶,最後都以一種靜默的方式,被村莊收攏成了一片葉子埋進泥土。以至多年以來,我漂泊的靈魂都一直無法走出一種鄉土的情結,無法走出只有在村莊裡才能體味到的淳樸、善良和溫暖的意境。 原來,風是村莊溫柔的手指,它捧著春天溫濕的氣息,撫摸過田野的肌膚,就會有嫩嫩的小草拱出青青的腦袋,有含羞的花苞探出綠色的枝頭。 當風的溫度暖開了漫山遍野的金達萊時,天邊飛來一群蝴蝶,帶了一些芬芳的詩行,穿行在花叢中。這時,風是花朵的侍者,攜著香甜乾淨的詞語,在蝴蝶的舞蹈裡,讓村莊沉醉。 俗話說春風如剪,那一溪楊柳,被春風修剪成一綹綹的青絲,風情萬種,搖曳多姿。那些輕靈的燕子迫不及待地趕回村莊,讓一闕闕青翠的歌吟,穿過千絛綠意,俏立在柳枝上,向天空唱響嶄新的樂章。 風經過村莊的時候,會將孩子的夢想繫在三月的風箏上,讓它在藍天的懷抱裡盡情地飛翔。它還會把村妹子羞澀的心事放進一片雲裡,並簪一朵花兒插在髮髻,讓人想起純樸俏麗的山茶花。那時,村莊背後的山坡上就會有許多情事,如酒一樣醉了一些小伙子的心思。 風兒撩撥著村莊的情感,一切事物都藉著風的溫情生發出很多浪漫的情節,村莊煥發出蓬勃的生機,在風兒柔柔的撫慰中走向夏季。 風從春天的柔情嫵媚中走來,揣一腔熱烈的激情,引領著村莊撲入夏天火熱的懷抱。 風是村莊天然的空調。太陽將熱情傾灑在土地上,田野躁動的情感如炙熱的火焰,耗盡身上僅有的一點水氣,這時有風驟來,帶一陣清涼的雨,硬把村莊清洗得碧綠透明,不染塵埃。彩虹總是適時地掛上天空,與風開始一次親密的接觸,使得村莊愈發風情卓越,清秀旖旎。 那時,風經常或熱烈或平靜地給村莊帶來新鮮的氣息,為一些浮躁的心靈送來清新的語言,讓大地的身體更加豐滿,讓五月在鐮刀和鋤頭去追趕一些稻穀和蔬菜的香味,用熾熱的語言與簡樸的日子和平凡的生活對話,讓清涼的歌聲在月亮與泉水竊竊私語裡蕩漾。 在夏天,那些居住在城市裡的人們好想讓自己變成一隻鳥兒,從高樓的方格子裡鑽出來,飛向村莊高遠的天空,讓那些穿越田野的風來吹去他們的浮躁,吹去他們的疲憊。 風是夏天招搖的旗幟,讓鳥的翅膀拍打的更加有力,讓森林的情感更加茂密翠綠,讓村莊的思想站在一個更高的位置;風又是一隻沒有翅膀的火鳥,用優美的弧線把夢想交給飛翔,猛烈地將村莊推向秋天。 風行秋天,讓楓葉與草地在感受成熟的氣息中,著上金黃的色彩,向廣袤的天地虔誠地獻上村莊斑斕的心意,讓生命在這個最燦爛的季節充滿熱烈的情感,並用成熟的語言記載下村莊對生活的熱愛。 風舞的葉子如一枚枚彩色的蝴蝶追趕著鳥的翅膀,飛離枝頭,翻過黑色的屋頂,飄入農家小院,貼過涼繩上的花被單,落在雕花的木窗,於是有一雙黑色的眼睛又一次跳躍出火焰,矜持的情懷再也按捺不住心潮的衝撞,終於在村莊叫響的嗩吶聲裡,蒙著一方大紅的蓋頭,飛向山外。 風吹落了一些生命的葉子,卻讓另一些生命在葉子跌落枝頭的一刻具有了嶄新的含義,生如夏花之絢爛,死如秋葉之靜美,讓所有的生命因了風的砥礪而更具詩的意蘊。 秋天收穫了最後一滴汗水,風便開始為村莊做徹底的清理,它將那些趨於枯萎或死亡的生命埋進泥土,給大地一份厚重,還藍天一片純淨,然後走入冬天的夢境。 風以摧枯拉朽的氣勢,將冬天交給一場雪,朝鮮族村莊便在雪野剔透的晶瑩裡歸入寧靜。 季節是風經的驛站,村莊總有一些痕跡讓我們想起風。風走過冬天的村莊,將梨花插滿枝頭,為山郭披上銀色的盛裝,也將滄桑的歲月貼在父母斑白的雙鬢。那時,門前的椿樹上,常有鳴唱的鳥雀站在村頭,陪伴著他們向著兒女歸來的方向張望。 風把人們逼進屋子圍著爐子取暖。老屋被父親收拾得乾乾淨淨,生上煤火,也不用擔心燻黑了牆壁。母親就守在老屋裡,守著父親給她的溫暖,直到父親離世,她一輩子不願離開故土。旅居韓國的大哥幾次想把母親接走,我也多次邀請母親來延吉和我一起生活,都遭到母親的婉言謝絕。母親說不管哪裡的冬天,都沒有老屋的暖和,都比不上村莊的乾淨。 風讓雪花舞作漫天的喜悅,灑向村莊的每一個角落,於是所有的事物都保持一種平靜的心態,在沉默中進入冷靜的反思,讓肉體和靈魂都經受嚴寒的洗禮和考驗,最後在某個黎明突然醒來,發現村莊已經變了一個新的模樣,一陣新的季風正從遙遠的海面走來,帶著村莊走入新的季節。 陽春三月,我的思緒緣於對故鄉琿春朝鮮族村莊的情結,當新一輪春風從村莊走過,擁著清新和自由,在四季的更替中,延續一段人間的美好,敘寫村莊的另一段真情,引領村莊不斷走向物質和思想上的成熟和豐富。